官方微信

我院研究员吴霓接受《民生周刊》采访:民办校经费管理该规范了

【浏览字体: 】      发布时间:2021-06-08      来源:

  自《民办教育促进法》修订至今,我国的民办教育一直处于改革调整期,实施条例的发布将加速这一进程。
  实施条例在加强党对民办学校的领导、营造更加公平的办学环境、维护教育管理秩序、保护受教育者合法权益、鼓励和支持社会力量参与办学等方面作出了相应规定,这些规定将对民办教育产生什么影响?在新的政策环境下,义务教育阶段民办学校如何办得更好,如何办成人民满意的教育?
  就相关问题,《民生周刊》记者采访了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教育发展与改革研究所所长、全国民办教育协作创新联盟理事长吴霓。
  民生周刊:新修订的实施条例进一步强调了民办教育事业的公益性,删除了“合理回报”相关条款,尤其对实施义务教育的民办学校作出了较多的规定,这对民办教育会产生什么影响?
  吴霓:民办教育事业的公益性就是要落实教育立德树人的根本任务。自2016年11月《民办教育促进法》修订到现在,已经过去4年多,对于义务教育阶段不得举办营利性民办学校的规定,民办学校举办人都已经有心理准备和选择的安排。
  实施条例出台并不会对他们造成大的冲击。因为在这4年多的时间里,他们已经做好了相应的调整,想要退出的举办者,大部分已经退出。
  此次实施条例还进一步规定实施义务教育的公办学校不得举办或参与举办民办学校,也不得转为民办学校,其他公办学校不得举办或参与举办营利性民办学校。这对于规范民办教育发展环境、维护和谐的教育生态具有重要意义。
  同时,从对民办学校实行分类管理登记的角度来看,由于义务教育阶段民办学校都是非营利性质,也基本理顺了这一类民办学校的登记管理。当然,实施条例对义务教育阶段民办学校进行关联交易进行了限制,这将会对这类学校产生较大的影响,也可以说会进一步规范这一类学校的办学行为。
  民生周刊:根据修订后的《民办教育促进法》及实施条例,对于义务教育阶段民办学校来说,今后哪些方面的监管会加强?
  吴霓:我国民办学校是在改革开放后诞生的,发展基础比较薄弱,发展过程中得到了很多支持,其中最大的就是公办条件的支持。这是我国民办学校发展过程中的一个特殊情况。因此,在政策完善后的下一步发展,就是要让民办的完全归于民办,实现规范化运营。
  实施条例出台之后,会规范“公参民”的学校。之前的“公参民”的学校今后要做到法人独立、校园独立、财务独立、招生独立、颁发学业证书独立,这5个方面肯定会严查和彻底规范。
  现在有些地方已经开始整治,肯定会波及比较大。这一类学校要进行选择,或者政府根据举办时公办因素占比的情况进行强制性规定,是独立成民办学校,还是回归公办学校。
  民生周刊:禁止关联交易、公民同招等措施让一些民办学校的举办者有些忧虑,今后应该怎样加大对民办教育的支持?
  吴霓:法律规定民办学校的教师和受教育者与公办学校的具有同等法律地位。同时,对非营利民办学校政府还可以采取补贴、奖励、激励等扶持措施,享受公办学校同等的税收优惠。总之,非营利性学校肯定会受到更大支持,因为他们的盈利都投入到学校的继续发展中了。
  此次实施条例明确,对“实施学前教育、学历教育的民办学校享有与同级同类公办学校同等的招生权,可以在审批机关核定的办学规模内,自主确定招生的标准和方式,与公办学校同期招生”,是一个积极的支持措施。因此,地方政府在做区域教育规划的时候,要对民办学校的发展进行同步规划,比如,某地要建一所学校,可以规划建成民办学校,由政府给予支持。实际上,办一所民办学校,政府的投入比办一所公办学校要少一些,因为民营机构也承担了一些师资、运营成本。
  另外,现在社会支持民办教育的氛围还不是太浓厚,比如捐资办学的氛围和积极性还不够足,今后还要加大政策的引导,营造良好的氛围,形成全社会支持民办教育的局面。
  民生周刊:从目前的发展状况来看,民办义务教育还存在哪些问题?
  吴霓:有些民办学校在运营的过程中,还是有些不规范的地方,存在一些不合理的行为,今后要规避。比如,现代教育制度还没有完全建立起来,很多学校是家族式管理、投资人管理等。还有,财务管理较为混乱、教育教学组织不科学、教师流动性大等等,这影响了民办学校的质量和可持续发展。民办教育的质量需要进一步提升,要办高品质的民办学校。
  民生周刊:在新政策背景下,民办学校如何让百姓满意?
  吴霓:第一,民办学校要坚持党的领导,将加强和完善党建的要求落细落实。第二,要以立德树人为学校发展的根本目标,着眼于为人民群众提供高质量的选择性教育,成为与公办教育共同发展的教育类型。第三,要研究政策,充分了解和吃透民办教育相关的政策,按政策办学。第四,要重视师资的培养和培训。很多民办学校不重视师资培养,只是相互挖人,相互竞争。对老师只是使用,没有培养,这样不利于长远发展。第五,学校管理制度化科学化,建立健全现代学校制度。
  (原载《民生周刊》)